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

长路漫漫——石头同学的上班之旅

又到了春节后上班的时候,我们家住成都的 @钢铁雄心石头 同学发现最近回新疆的长途火车票全面售罄,机票又死贵,于是帕米尔的众人聚一起,将从成都到喀什的几乎所有主要车站做了一次遍历,并按照过夜必须卧铺和绿皮优先的原则,非常高效的抢到了七张票。2月28号由成都出发,3月6号到喀什,共计7天,这里发个简单的抢票思路,鉴于青旅员工的假期长且灵活,所以仅供想要近期进疆又苦于买不到票的游客及闲人们参考。成都:全宇宙最大的春运客流聚集地,春节后火车站广场的人群比巴音布鲁克草原还要辽阔,任何出川的长途火车几乎都没有站票,所以,我们买了成都到广元的短途卧铺。晚上出发,小睡6小时,下半夜就可以到广元。广元:广元到宝鸡有一趟短途通勤火车6064,超慢的绿皮,会停遍每一个秦岭山区的小站。该车常年有票,早上出发,到宝鸡耗时11小时。由于全程都在白天,所以买了硬座,考虑到秦岭雄壮峻美,慢悠悠的观景也是不错的福利。¥21.5,价格超便宜的哦。再比较一下瑞士到意大利的观光火车,这种价格简直就是上帝的对世人的终极关怀。宝鸡:宝鸡作为西南和西北相接的铁路枢纽,去往兰州和西安均有大量车票。不过我们的石头同学表示要去西安观光一天,吃点肉夹馍和灌汤包然后再去杨贵妃洗澡的地方怀个古,所以就往西安走了。西安:这个时节进疆车票全部售罄,但去往兰州的车票则大量空余,所以很轻松的买了卧铺。肉夹馍推荐回民街对面竹笆市的樊记,那儿的黄桂稠酒也是一绝,贾三的灌汤包就不用说了。兰州:想要进疆是不可能的,十天以内站票都买不到,所以,只有尽可能的接近新疆。石头同学表示想去敦煌观光一天,所以就买了敦煌的票,这个方向目前是旅游淡季,大把的票剩下,轻松到手卧铺一张。对了,在兰州其实也有大半天的时间,石头同学可以吃完拉面再去黄河边哼首张佺的歌什么的,主页君就最喜欢在黄河边上装逼。敦煌:铁路进疆必须从柳园走,敦煌到柳园有大巴滚动发车,所以这段就走公路了。敦煌的沙漠离城市很近,除了鄯善县城,国内大概找不到比敦煌沙漠更方便可达的沙漠了。莫高窟什么的有点坑爹,能看到的敦煌藏品大概不会比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多,建议石头同学跳过。柳园:河西走廊最后一个小站,往西就是新疆的茫茫大漠了。时值民工进疆高峰,柳园往西的票时有时无,但多半总能在某个时候抢到去吐鲁番的票。我们就抢到一张K169的卧铺。吐鲁番:其实那趟K169终点是到库尔勒,但吐鲁番是南疆北疆交汇的铁路枢纽,所以一般习惯上会先抢到吐鲁番的票再说。在研究吐鲁番到喀什的车次的时候,发现那趟大热门的绿皮5827(从吐鲁番到喀什自然是没票的)居然在和静县有售去往喀什方向的卧铺,果断下手。所以石头同学需要在K169上补张票,过了吐鲁番之后坐到和静再下车。和静:和静是个平淡无奇的小县城,虽然巴音布鲁克和巩乃斯名义上都在县境以内,但相隔百里,游客都从伊犁和那拉提走,所以,和静就是个被冷落的原配。不过既然是县城,就总会有那么一些卧铺出售。同样的,南疆线的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巴楚等车站都有卧铺出售,各站遍历一下,肯定会找到适合你的那一张。和静到喀什的卧铺¥136.5,也是相当白菜的价格。石头同学,请探一下和静有没有美食,这个点连主页君都没有踩过。7天之后,石头同学就到喀什啦。沿途吃饱睡足,还不紧不慢的踩了几个到夏天就会人山人海的景点,搞得所有抢票人员都在羡慕嫉妒恨了。恩,石头同学的上班之旅大致就是这样。如果你也想在一些买不到票的季节来新疆,不妨参考石头同学的行程安排,顺便来一场由车票决定行程的铁路旅行吧。

喀什”慢游”指南

国庆过了,大群蜂拥而来的观光客又都随风而散了,如果你在这黄金般的秋天来到喀什,便是遇上了最好的时光。一般而言,你会遵从旅行手册或是沿途遇到的背包客的教诲,像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那样把艾提尕尔清真寺、老城、大巴扎、香妃墓给逛一遍,对其中最亮眼的建筑或集市,会像记考点般重点照顾,在那里把自己的各种大头照墨镜照卖萌照或者以上三者的集合体都给拍一遍,然后就回到了住的地方,修养一番之后就开始各种上网秀坐标跟朋友们炫耀自己来到了中国最西面的城市,吃到了最地道的当地水果和美食云云。当然,你也会有自己的态度,你会觉得沙漠边缘的喀什天色蒙蒙,而且由于老城改造,在老城游览,随时会看到成打的工地和废墟,灰尘扑扑,爱干净的你也会加上一番抱怨,如果你偏巧又吃不了羊肉,那么抱怨可能也包括被膻味逼得好几天吃不了东西。你知道,适度的抱怨能彰显自己独特的生活品味并引起朋友们的好奇和关注。无论如何,这些其实都不会真正影响你的心情,来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你的内心无比骄傲。一般就算效率低下的女生,也能在一两天内把老城逛个底朝天,然后就会来到前台,雄心勃勃的询问其他景点和小吃,因为喀什据内地路途遥远,不一次性把所有出现在旅行手册、网站推介、乃至道听途说的景点逛遍,就太对不起机票、火车票和那大把耗在路上的时间啦。通常,我会说,在楼下的诺尔贝西路上有好几家冰激淋店,用的是地道的土产牛奶;在色满路解放北路口有一排鸽子汤,先烧的各自配上煮软的鹰嘴豆,大概只有喀什才能吃到;在吾斯塘博依路上有个老茶楼,电影《追风筝的人》里风筝大赛就是在那里拍的;在艾提尕尔清真寺正对面有热闹的夜市,但要注意不要吃坏肚子;在阿热亚路和恰萨路口有漂亮的小清真寺和经文学校,如果运气好,你可以进到经文学校的院子,里面正挂满葡萄。我也会小心的提醒着,以上这些都可以去看看,但它们不是老城的全部,我担心你会像领到了新的一批老师布置的作业,按时按量的完成之后,便又会心里空空,同时以为这就是喀什的全部了。喀什的风景,每个人都知道,有很多,但具体,又很难说在那里。按照通常的文艺描述,会说:这个城市美,在那顶着月牙形尖顶的清真寺里,每天五次,会传出唤礼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的悠长从容,能凝固时间;这个城市的美,在那比岁月还有久远的老茶楼里,维吾尔老汉三三两两的盘腿坐在铺着伊朗羊毛毯的炕上,一壶茶一个馕和几个新鲜的无花果,便是比天堂还美的午后时光;这个城市的美,也在那些由稻草和泥土筑成的迷宫般的土墙间,偶尔,墙角会窜出一只猫,跟着便是一个红色套裙的小女孩,她匆匆朝你一瞥,抛来一个腼腆的微笑,就自顾去追猫了,而你,呆立原地,那样清澈的眼神,你很久没有见过了。没错,以上那些,是文艺的描述,也不算离谱。你也许能感觉到,也许不能。如果能,大概你也无需来前台找我了。所以,我只想继续给没有感觉到的你讲一下喀什。是这样的,你先把喀什抛到一边,回想一下自己小时候长大的城市。那里也许有残破的街巷,两边是摇摇欲坠的木屋,木屋年代久远,墙角生有青绿的蕨和苔藓。你喜欢街口老大爷卖的甜糕和街尾小姐姐卖的棉花糖,你常年就在街头和街尾窜来窜去,从来也不觉得腻味,累了,就坐在随便哪个长有蕨和苔藓的墙角,看着蚂蚁从隙缝里爬来爬去。时光就在它们快速移动的小小细腿之间划过,平静而安详,从来就不曾困扰过你,你也没有意识到你所生活的地方,二十年后可能会成为一个叫凤凰或者丽江的地方。现在,你在满世界的寻找凤凰或是丽江,即使远在喀什,你也希望能在疲于奔命的观景中找到那一点模糊而不知所以的情感。你越是寻找,越是找不到,即使你跑遍了喀什的老城,逛遍了喀什的巴扎,你还是无法满足,并心生疑问:喀什就这样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来到前台,问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去,并小心的计算自己剩下的时间。如果不能完全的用行程填满时间,你会有犯罪的感觉。而你的时间就像一个充满漏洞的网,无论你怎么填,你都会觉得有所遗漏,然后你就带着那么点儿小遗憾回去了。当然,也无所谓遗憾,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全部忘掉,你只会记得你来过喀什,那时最重要的。只是,以后的每次旅行,都会周而复始,而那一点模糊的情感,大概是永远找不回来了。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喀什,的确有很多东西,那些诚实而友善的人、充满精美雕花的老建筑、鲜美的烤肉和各色的水果以及异域的风情都是喀什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特色。但对你而言,更重要的是那一点小小的安静,那样的安静其实一直在你周围,你只需要停下来,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全部忘掉,然后,喀什就会以它全部的面貌,呈现出来了。

来喀什怎么玩儿?

经常有朋友向我抛出一个问题“我要来喀什XX天,怎么玩!”看起来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对于一个长期呆在喀什并且在这里开青旅的闲人而言,随口说出一堆风光和名胜当然不在话下。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又偏偏是那种喜欢没事儿找事儿的人,这样的答案尽管能打发一大半的人,可是却不能打发我自己,而且那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拉皮条的——我们这儿有各种服务,冰火毒龙漫游全套,全看您的体力和钱包了。所以,在这里,我就写点儿别的吧。我最早来喀什的时候是和一个朋友,十月初的样子,我们刚完成横穿天山山脉的徒步线路,累得像半死的驴子,加上天天吃为了降低负重而准备的各种口味与营养成反比的能量食物,脑子基本上已经转变成了“食物/非食物”的二进制状态。而此刻的喀什,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西瓜滚圆,拍上去咚咚响;哈密瓜有好几种,黄瓤的绿瓤的,个个都淌着蜜;葡萄满大街都是,不用挑,只管随便买上一把往嘴里塞,纯甜;无花果堆成尖尖的小塔,一块钱,小贩就会拿上一片无花果叶包上3个给你。除了水果,路边随处可见的烤串儿、馕坑肉、烤鸡、冰激淋、冰酸奶,个个都散发着勾魂的气场。我们二人来之前也算做了点小小的攻略,只是到达这座城市的一瞬间就认定了整座城都是可食用的,所以,接下来的安排就不用赘述了。在喀什呆着的这段时间,我经常能碰到些神人。有个执意搭车去所有目的地的俄国美女,她从东南亚一路晃到喀什从未失手过,她说她预算很紧张,但她一定要搭车去柏林(没错,你一定听说过《搭车去柏林》这本书,我只能说,那两位作者身在中国真是幸运),她在那里念书。虽然我觉得一定不可行,但她还是动身去了通往吉尔吉斯斯坦的伊尔克什坦口岸,据我所知那里的边检口岸规定所有外国人出入境必须乘坐国际大巴,不过人家是美女,我祝她好运。有精于茶道的澳洲人,在喀什呆了十天,每天泡上一杯茶就反复研究回北京的机票并乐在其中,他反复推迟归期,直到最后一刻才订下机票。其间我看不下去便推荐他骑车去了趟市郊的莫尔佛塔,偏又遇上喀什的沙尘天,此后他就更加坚定的窝在屋里研究机票了。我很喜欢此君,和善有理,能侃侃而聊,并且经常因为受不了全肉的喀什饮食而在我这里点蔬菜色拉,我最爱卖蔬菜色拉,你懂的。还有个喜欢严格按照攻略行事的德国人,虽然我一再向他解释关于喀什旅行的英文攻略都是坑爹的,可他坚持按图索骥。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一个他打来的电话,说是迷路了,他把电话递给边上的服务员,服务员告诉我德国人莫名跑进当地一个汉堡店,完全不消费,逮人就问怎么去沙漠,当然,没人懂英文。我发了一堆关于库车旅游的中文信息让他自己去问路人和司机,次日,这厮回来了,也成功的去了沙漠,然后在地图上给我指他的线路,才发现,他去的是莎车。我举的例子都是外国人,不是我偏狭,更不是我这个青旅只接外国游客,我也遇到很多牛逼或是奇特的中国游客,毕竟银河浩瀚,总会有星光闪亮。我举外国人的例子只是想借此给各位作个对比。那些外国人全部不会说中文,更不会讲维语,他们的行事风格也完全不一样,但他们有一点和你我是一样的,他们之前都没有来过喀什,他们无论怎么做攻略,对喀什的了解都不会比你我更多。可是他们都来了,并且据我所知都是心满意足的离开的。可见玩到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譬如:你是否半夜独自流连艾提尕尔清真寺的大门口,百无聊赖的夜空下,清真寺投下巨大的身影,你盯着那影子入神,却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你是否为了一个到不了的地方而惆怅,那里有最纯净的冰山和最可爱的塔族姑娘,可是你要么没时间要么没钱,或是两者都有却逢阴雨连绵,你只能滞留喀什,那片雨中的老城,是否让你想起不复存在的童年;又或者,你是否为饮食的不管或者住宿的瑕疵而纠结,满大街的羊骚味儿让你头晕目眩,宾馆里那一根不怎么干净的毛巾让你耿耿于怀。请将这些抛诸脑后,街角有个小女孩在向你微笑,你看到了吗?好了,说正经的。Q&A:Q: 来喀什怎么玩儿?A: 如果是简单的旅游攻略,请动手google一下,这种程度的问题,答案不难找。Q: 怎么玩儿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在有限的时间内看到最多的东西?A: 请不要落入圈套,旅行不是补习班,不会按小时计费,如果时间不多,就在家做做蛋糕吧,如果来了喀什,就随意找点儿乐子吧,琴棋书画不会,吃喝玩乐总会吧。至于那些传说中或者专门用于放毒的图片中出现的景点,请淡定一点,不要跟打了鸡血似的拼时间。人生的维度何其长远,又何必在意片刻的得失。Q: 怎么玩儿才算没有白来一趟喀什?A: 首先,喀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旅途漫长,它不过是无数个目的地中的一个。你赋予它太多的意义,自己便被诳了进去。不要被遥远的距离所迷惑,再遥远也能达到,总之你过来了,哪怕每天就坐在街角的老茶楼喝茶吃馕,你说喜欢那馕的香味,便不算白来。Q: 你就是不愿意将喀什的攻略是不是?A: 是的,其实你想要知道的攻略网上都有,你只是信不过自己的判断罢了,即使误判又怎么样呢,去了些“不该去”的地方,没有去“该去”的地方,你就是担心这个。我会怎么说,你也应该知道了。好了,如果你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就问我吧,我还是会像皮条客那样详细询问你的需求并介绍我们这儿的特色,请准备好你的体力和钱包。

帕米尔高原

帕米尔高原,中国古代称葱岭,是自汉武帝以来开辟的丝绸之路之必经之地。帕米尔高原位于中亚东南部、中国的西端,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 帕米尔高原地理上属亚洲中部,位于中国、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上。帕米尔高原也是亚洲主要山脉的汇集处,包括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兴都库什山脉五大山脉,它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耸入云天,号称亚洲屋脊。   “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之意,高原海拔4000米~7700米,拥有许多高峰。帕米尔高原早在中国汉代就以“葱岭”相称,因多野葱或山崖葱翠而得名。帕米尔高原实际上不是一个平坦的高原面,而是由几组山脉和山脉之间宽阔的谷地和盆地构成。 根据地形特点,帕米尔高原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帕米尔地形较开阔坦荡,由两条西北—东南方向的山脉和一组河谷湖盆构成,绝对高度5000米~6000米。相对高度不超过1000米~1500米。西帕米尔则由若干条大致平行的东北—西南方向的山脉谷地构成,地形相对高差大,以高山深谷为特征。   中华民国成立以后,帕米尔高原始终无法有效统治。但中华民国政府始终将帕米尔高原西边的喷赤河视为是中国的极西点。196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阿富汗签订边界条约,正式承认放弃瓦罕帕米尔。1990年塔吉克斯坦独立,在签订条约时也承认放弃帕米尔北境,中国极西点向东移至今日位置。 现在郎库里帕米尔的一部分和塔克敦巴什帕米尔仍属中国,瓦罕帕米尔属于阿富汗,其余帕米尔的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帕米尔高原号称亚洲屋脊。目前除东部倾斜坡仍为中国所管辖外,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只有瓦罕帕米尔属于阿富汗。 帕米尔共分八“帕”,由北向南依次为:和什库珠克帕米尔、萨雷兹帕米尔、郎库里帕米尔、阿尔楚尔柏米尔、大帕米尔、小帕米尔、塔克敦巴什帕米尔、瓦罕帕米尔。 帕米尔高原是古代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当时从塔里木盆地到高原上,要沿高原东缘的峡谷溯河而上,再翻越高原上的几条山脉,经过终年冰雪覆盖的山口,道路十分艰险。今日,从塔里木盆地的第一大城市喀什乘汽车只需一天便可到达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可谓天险变通途。沿途可观赏高原东缘海拔7719米终年积雪的公格尔山和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山。亚洲地形的特点是中间高、周围低。在亚洲中心地带,有一个巨大的山汇,亚洲大陆上几条巨大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兴都库什山脉都在这里汇结,形成一个巨大的山结。它雪峰群立,与青藏高原同称世界“屋脊”,这就是帕米尔高原。

Please verify your information

You must complete the captcha to finish your booking :

Your booking is complete

A detail copy has been sent to your email and also to our staff.